孙宏斌“裸辞” 是“愿赌服输”还是在寻求反击
2018-04-05 03:15 btic 新浪

  孙宏斌已“愿赌服输”,还是在寻求反击?

  文章导读:

  显然,已经裸辞的孙宏斌“愿赌服输”,但是重组终止、复牌连续11个跌停、2017年巨亏116亿元、巨额债务违约的乐视网会走向何方?

资料图:孙宏斌

资料图:孙宏斌

  2018年3月26日,乐视网发布公告称,公共传媒出现关于乐视网的信息,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,公司股票自当日起停牌。

  在此之前一天,即3月25日,乐视网前任董事长、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,摆在乐视网面前的只有3条出路:第一是破产重整,第二是卖资产还债,第三是退市。

  显然,已经裸辞的孙宏斌“愿赌服输”,但是重组终止、复牌连续11个跌停、2017年巨亏116亿元、巨额债务违约的乐视网会走向何方?

  “我背不起这个锅!”

  “过去我是董事长很多话不能说,现在我也是散户,别人骂谁我也跟着骂谁,别人起诉谁我也跟着起诉谁。我亏得比别人多,更有资格骂。”孙宏斌说。

  当初以“拯救者”的姿态入主,曾放言“乐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,也就好办了”的他,在一年后最终选择了放手。

  孙宏斌称,他的团队穷尽了所有办法,但所有的路已经走不通。因为乐视网是创业板上市公司,受限于很多监管规定,什么都做不了。“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愿意借钱给乐视网。”

  乐视网的一位内部人士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说,近半年来多次传出有大型企业有意投资乐视,包括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京东、联想甚至富士康等,但并没有实质的投资伙伴进入。而且,孙宏斌在乐视网的改革并不顺利,所谓止损的办法也未能扭转大面积亏损的态势,孙宏斌承认以前在地产行业的成功经验在互联网企业并不合适。

  2018年2月28日,乐视网披露了2017年业绩快报。根据公告显示,乐视网去年营业总收入74.63亿元,较2016年同期下降66.06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,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.53%;基本每股收益为-2.9146元,比2016年同期减少2151.09%。

  “我背不起这个锅!”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乐视网目前极度缺乏资金,已经资不抵债,75亿元债权中很多今年到期,其中大多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。

  在他看来,乐视网要想解决困难,必须引入百亿元以上的资金,并且需要让钱合理合规地进来。孙宏斌说,他能够想到的5条路中,有两条走不通:比如定向增发增资、引入新的股东,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,按《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》规定,需要连续两年盈利才能做,现在的情况不允许。

  “此外,版权摊销、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元,怎么做都很困难,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,就算变卖核心资产也不够还债。现金流没有,利润也没有。”孙宏斌说。

  3月29日,在融创中国的发布会上被问及是否是壮士断腕时,孙宏斌更是直言:“我们去年投了165亿元,脑袋都断了。我能怎么办呢,我再借它(乐视)100个亿,我傻啊?”

  对孙宏斌“甩锅”乐视网如何回应

  显然,孙宏斌希望“甩锅”。

  自从乐视出现危机以来,很多人都找他这个“接盘侠”说理。乐视网复牌以来,一些投资者,尤其是散户,将股价暴涨暴跌的责任归到融创和孙宏斌身上。

  对于孙宏斌的“甩锅”,乐视网很快就做出了回应。

  3月28日,乐视网开盘上涨0.39%,并且发出澄清公告,称破产退市说法为孙宏斌推测。

  公告称,乐视网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: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;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;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;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。

  对孙宏斌提到的“乐视网危机需要百亿元以上资金、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”的说法,乐视网表示,截至2017年11月30日,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.3亿元;截至2017年12月31日,乐视网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.88亿元,其中56.19亿元将于2018年到期。公司存在进一步偿债压力。

  “从力挺乐视网到大爆乐视网猛料,孙宏斌态度180度大转变的背后耐人寻味。”市场观察人士刘步尘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说。

扫描二维码即可在微信上阅读我们